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別逼我 (上)


有時候我會懷疑,所謂的幸福,到底是什麼。
我也常常很好奇,如果我不是獨生女,我的生活會是怎樣的。



在外人的眼光裡,我應該是很幸福快樂無憂無慮的,我擁有的家人許多的關愛,我向來是要什麼有什麼,在我的記憶裡,我幾乎沒有什麼得不到的東西,好像只要我開口,作得到的要求爸媽都會儘可能的滿足我。

從小我就讀私校,從幼稚園開始足足讀了十二年之久,班上許多同學家裡的都是有錢人家的小孩,一直到中學畢業,班上一半以上的同學都已經飄洋過海當小留學生,在我現在看來,那樣年紀的小孩花錢的方式,真的是揮金如土。我的父母不是有錢人,但卻也讓我在這些含著金湯匙的孩子們中平起平坐。

父母親對我的寵愛,讓我從小就過著小公主般的生活,他們總是給我最好的,從不讓我受到一點委屈。我從來沒有挨過打,甚至連大聲斥責,都很少在我的童年裡出現,我一直是個乖小孩,長輩們眼中口中心中的乖小孩。然而,我骨子裡卻藏有一股叛逆之氣,在乖小孩以外,我也想做個壞小孩。

我很喜歡上學。學校裡有我的玩伴,有我的同學,有我的成就感。我不喜歡放假,因為放假就沒人陪我玩。爸媽知道我沒有人陪,在放假的時候,總會幫我安排一些活動。我參加過好幾次夏令營,我上過國語日報大部分的才藝班。從幼稚園開始,我學鋼琴,我學舞蹈,我學繪畫,我學珠心算,在上小學之前,我已經上過了許多補習班。上了小學,我學英文,我繼續上鋼琴,我還上過科學班,數學班。

爸媽喜歡聽我彈鋼琴,一來是感到有成就感,二來也是偶爾喜歡我在眾人面前表演。記得有一次,爺爺過生日,爸爸要我彈生日快樂給他聽。我卻怎麼樣也不願意坐到琴前面,我忘記有沒有以灑淚收場,但是我卻清楚知道那種感覺,我很不喜歡。我再怎樣當一個乖小孩,還是很不喜歡被人指使,骨子裡有一種不知道哪裡來的強烈自尊心,更不喜歡那種被拿來炫耀的感覺。

學了幾年鋼琴,對於練琴我已經有點倦怠了,而這樣的疲累,被心細的媽媽發現了。在一天該上鋼琴課的下午,我慵懶的賴在床上睡午覺,窗外是一片暖陽陽的陽光,不知道做了什麼樣甜美的夢,或只是一整個想逃避,我只依稀記得媽媽在客廳,拿著電話跟鋼琴老師討論我的情況,說我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下,後來的我看來,是因為她太寵我以至於縱容了我練琴的懶惰,暫停了我的鋼琴課。

這一停,就停到了現在,我的鋼琴已經搬到了嘉義,家裡再也沒有琴聲。

老實說,我倒覺得我當時應該繼續彈下去,畢竟,音樂是可以陪著孩子一輩子的好朋友,練琴也可以訓練一個孩子的毅力。

To be Continued...

Tuesday, November 06, 2007

我還是很害怕的(下)


不知不覺,開刀也開了快要一個月了,傷口也好的差不多,可以開始作雷射了。這篇文章再不寫完,積欠的作業都快要可以生利息了。



再怎樣堅強勇敢,在身體有小病小痛的時候都還是希望有人關心照顧。我要謝謝一直陪在我身旁的媽媽跟破。還有爸爸也不能忘記。當然還要謝謝帶著三樣愛心來的阿妞跟Wanda。媽媽跟破從頭到尾一直都在我身旁。爸爸則是在前一天偷偷問我是哪一個醫師,想要來個大驚喜。開完刀媽媽也忙著買魚煮湯給我喝,破也提著補品來探望,還有可愛的阿妞跟wanda帶著暖暖的問候及小禮物。有你們在我身邊,我好幸福。

幸福是什麼?

就算開刀痛的要命,每個月定時也要哭天喊地一番,心情也總是起起伏伏,時常會有奇怪的念頭,對於生活中的大小事情也總是忘東忘西,需要人體醒。但是我知道,我不孤單。

這樣,就是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