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7, 2009

我結婚了

2009年10月25日,我結婚了。

作新嫁娘第一天,哭著想家。都長這麼大了,怎麼還這麼像小孩子。
一切都還在適應中,下禮拜的婚宴,還是一場挑戰。忙碌的工作,新生活的適應,還沒有時間好好享受新婚的快樂。下個月的旅行之後,可以讓我好好的調整生活的腳步,忙了這麼久的婚禮,就快要接近完美的落幕了。撐住,加油!每個人都在為我們祝福。我們也要自己一個微笑祝福,Paul&Linda, 新婚快樂!

Saturday, May 02, 2009

記憶裡的童年

每個人在心中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童年的回憶,一個溫暖而快樂的回憶。有些人的是小時候與玩伴玩耍的回憶,有些人是與家中兄弟姊妹打打鬧鬧的回憶,而我的回憶,是屬於北港外婆家,那個與台北截然不同的鄉下地方。



小時後,家裡只有我一個孩子,在台北這樣的大都市裡,除非去學校,否則不會有玩伴。已經不是很記得是哪幾個暑假或寒假,只要放長假,阿媽就會問我要不要回去住。雖然說阿媽家也沒有小朋友,但是放假就可以把表弟們也一起找回來,還有隔壁家的表妹,隔壁村常常到活動中心玩耍的小朋友,全都可以玩在一起。

阿媽家是很傳統的小雜貨店,專賣一些生活日用品。以前阿媽還年輕的時候,都會用腳踏車載著這些日用品到各村莊之間挨家挨戶的叫賣,後來年紀比較大了,就不再這麼做生意了,在自家擺著賣。

在台北,一個小孩子在家裡真的百般無聊,有時候放假在家一整天雖也可以自己玩的很高興,但是卻找不到人一起分享。到了阿媽家,如果有表弟表妹一起玩,就可以玩的超開心。當個大姐頭似的,帶頭玩東玩西的,一下子跑到三樓把紙張撕的一片一片的往後院丟下去,說是在玩雪花飄,一下子跑到活動中心點香說要把田裡檢來的木瓜屁股燒掉。如果小舅舅有回來那就更開心了,最喜歡粘著小舅舅帶我們這群小羅蔔頭出去兜風,一台摩托車三貼四貼,在產業道路上奔馳,咻咻咻~真的超過癮!

現在我們都長大了,小時後的玩伴表弟表妹們要在聚在一起的機會變的很少了,阿公阿媽年紀也都很大了。再回到北港家,二樓三樓都已經蒙上了一層灰了,他們活動的範圍就只有一樓前後。隔壁小時後曾經一起到活動中心玩耍的小朋友如今也都已經離開家了。剩下來的,就是那不變的一磚一瓦,還有記憶裡熱鬧的外婆家。

Wednesday, April 22, 2009

天昏地暗的工作


自從不作會計,就再也沒有加班加到天昏地暗了,而最近一兩個月以來,真的又讓我覺得上班跟打仗一樣,每天都有排山倒海的工作等著我去面對。每天都被不同的人追殺,不同部門,從小到大,連財務長都要來追殺我,真是太可怕了!


工作的壓力,讓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之前壓力很大的時候,每天都會有不同的惡夢出現,不是夢到聯考沒帶准考證,就是到考場什麼都不會寫,還有夢到在教室一直被打,老師看到都不救我。唉~把自己搞成這樣幹麻。還曾經作了一個夢,夢到老闆把我調回投資組,還記得當時夢裡的我一整個高興到快要飛起來了,卻又擔心著股東會該怎麼辦?我調去投資組誰要接我的工作?

今天平哥說了一句挺有道理的話,他說,不能把逃避變成習慣。當你嘗到了逃避的甜頭,你就不會願意去面對壓力。(聽說是漫畫裡的經典名言)我一直覺得,越討厭的事情,你越要去面對,越去面對,你就越不討厭它。這跟人一樣,有時候我們會不喜歡一個人,就會在潛意識裡面排斥與這個人交往。但是有時候,越是這樣,就越發現不到他的好,越去接觸,你才會開始發覺這個人也有可愛的地方。工作也是,事情也是。

連番上陣的活動熱烈的展開當中,我也就得要在一天中滿足各式各樣不同的需求,隨時要切換各種不同的功能,有時候都得先要閉上眼想一下現在正在作什麼。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我想也只會更忙而已。先熬過這個月底,把所有要送的件都送出去了,其他的就再進行下一個步驟吧。勇敢去面對吧,做好心理準備,作就是了,一但事情進行下去,就不會如想像中這麼困難了。反正,也就這樣囉!

太陽花阿,你千萬得稱著阿,先敖到六月再說。六月,快來吧!

Monday, March 16, 2009

信任

早上醒來,感覺一顆大石頭壓在我胸口。表面上,我們似乎解決了昨日的不愉快,但是事實上,在表面的和平之下,我的心裡仍然還沒說服自己去相信你。你知道你這一次真的狠狠的傷了我的心。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夠再相信你說的話。



最近你壓力很大,我知道。今天你要去新竹,還起了個大早準備報告的資料,我知道,你很辛苦。所以,我心疼你,我不願意再施加壓力給你,我把心裡的難過,先藏了起來。早上看到你,看你一臉疲倦,很擔心你今天的工作。而我,也有排山倒海的壓力等著我去面對。

車子開到公司,今天很早,才八點就到了。把車子停好,我坐在車上發呆了半响,猶豫要不要下車進辦公室。我這才知道,這次是我最難過的一次。信任,是兩個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事情,我們之間花了幾百個日子築起的信任感,被你破壞了。我不知道,還要花多少個日子,才能修的回來。

Saturday, March 07, 2009

深山裡的櫻

武陵農場的櫻花大概是我在台灣見過最美的了。沒有東京上野公園的熱鬧,但在高山裡乾乾淨靜的空氣中,櫻花瓣隨風飄起,在空中飛舞著,像雪花般的落下,那種美麗,也真是令人動容的了。

白色的櫻花,美的更像雪,卻又比雪更有靈性。


台北的天空,就算藍天也蒙著一層灰。山裡的天空,一片蔚藍,空氣清新的讓人捨不得呼氣。



最近工作壓力很大,還有很多事情等著要處理,趁著好天氣,逃離一些有的沒的雜事,什麼工作阿,無薪假阿,通通閃邊。到山裡找尋繼續往前的力氣,把力氣加的滿滿的,再繼續,往前進。

Thursday, January 01, 2009

新年,願


365個日子就這麼悄悄的過了,市政府前又聚集了成千上萬的人們,等待午夜時分灰姑娘脫下玻璃鞋時,101大樓搖身變成一支花式仙女棒。



同事們互相關心跨年何處去,而我卻沒有特別的計畫,只想在冷冷的夜裡回家陪父母吃頓晚餐。今年的跨年夜特別冷,走在路上寒風刺骨,這經濟不景氣的年頭,寒冬就更顯的蕭瑟了。爸爸興致勃勃,想跟年輕人去人擠人,感受跨年氣氛,晚飯後我就帶著爸爸坐車前往基隆路。一如往常,市政府週邊人潮洶湧,我們在附近下了車,步行至信義路上準備倒數。站在十字路口,拉著爸爸的手,看著煙火,感覺今年真是一個特別的年。這是我第一次帶著爸爸來看煙火跨年,在一堆年輕人互道新年快樂聲中,我向爸爸說了聲新年快樂。

新的一年開始了,不管2008年我們過的好不好,要相信我們會越來越好。前方的路看來辛苦,但是要時時給自己勇氣,告訴自己要勇敢。這一個新年心頭上有著不同的壓力,我想,對我來說這將會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一年。絢爛的花火揭開了2009年的序幕,接下來的一年,也將有燦爛微笑的生活!Cheers! fa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