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7, 2011

有圖有真相

 


請不要再說只像爸爸不像媽媽了!!!!
Posted by Picasa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Welcome!My baby!

5/18 產假第一天,我在家裡忙東忙西,忙著整理小孩子的衣服,忙著準備待產包及坐月子的東西,還忙著橋月子中心的時間(因為比預產期提前了一個多禮拜要去催生,台安沒辦法剛好接的上)。下午還跑到甜蜜家族買了兩條包巾,路上接到產房電話通知,問我要不要現在過去催生待產。膽小龜毛的我,當然不敢說好,想要拖到隔天再去。


5/19 一早六點半,破就打電話到台安產房,詢問是否有催生空床。等我七點多醒來,破就説台安有空床,我們要準備一下出發了。我趕緊洗頭洗澡(我想應該會有好幾天不能洗頭洗澡),把行李、媽媽手冊、健保卡、錢錢都帶齊了,吃了早餐就出發了。

8:30 抵達台安,進產房報到後,到住院處先辦住院手續,然後就進了我們的No.2催生房。單人催生房設備還算不錯,有廁所、電視、休息貴妃椅。

9:00 換上了待產服,肚子綁上了測胎心音及測子宮收縮頻率的機器,手上吊了點滴以及抗生素(因為B型鏈球菌陽性),吃了一顆護士給我的催生藥,然後就開始了等待了。

10:00 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護士又來幫我看一下子宮收縮的狀況,說我子宮收縮狀況很規律,但還達不到要生的標準,又給我吃了一顆催生藥。

13:00 兩顆催生藥下來,讓我的子宮收縮強度越來越強,已經開始感覺到陣痛了,但還是可以忍受的範圍。由於護士建議我最好吃白吐司就好,怕到時候我因為子宮收縮太強導致嘔吐,因此我的午餐就以幾片白吐司果腹。

14:00 媽媽在公司吃完中飯後就來醫院陪我了,換破回家先休息一下,準備晚上的長期抗戰。這時候的陣痛已經開始有不舒服的感覺了。

15:00 陣痛強度越來越強,每次陣痛來臨,媽媽就看著我的臉糾結在一起,到後來已經連眼淚都飆出來了。大約此時林醫師也有來檢查,我跟他說我已經好痛了,但他一如以往的喜歡嚇唬人,他就說,還會更痛的。走出房間時,我聽到他跟身旁的護士說:這個今天不會生。我心想,天哪,真的要長期抗戰了嗎?!

16:30 護士已經內診過好幾次,也才開一公分,但我的陣痛已經讓我快要受不了的一直掉眼淚了,媽媽再一旁一直安慰我,而我此時真正感覺到媽媽真的很偉大。

17:00 護士看到我已經累流滿面,就在幫我內診看看,已經超過一公分了,問我要不要打無痛,她跟麻醉科說我已經開兩公分。(台安規定要2公分才可以打無痛)我說我要打我要打。我已經痛到連話都快說不出來了。媽媽幫我簽了一些無痛分娩的文件,我打電話跟破說,我好痛好痛,我要打無痛分娩了。他就說他要過來了。

17:30 麻醉師來幫我打無痛分娩,要我身體彎著膝蓋抱著不能動,在陣痛的時候要忍住身體不能動,其實是要咬著牙才能做到的,而我就想著打了我就不會這麼痛了,就硬著頭皮抱著膝蓋不敢動。針是從脊椎尾端插入,插入時有一種酸痛感,再過一下子痛的感覺就舒緩了許多。無痛分娩的麻醉藥是有時間間隔控制的,劑量不能一次打太多,十分鐘只能下一滴,而且可以自己控制。但因為無痛分娩麻藥的頻率不一定能跟的上陣痛的頻率,痛起來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但至少可以有短暫的麻醉感。

18:00 破來了,在旁邊看著我皺眉頭,但也拿著相機在一旁記錄這一切。我也只能繼續的等待。

18:30 我問破要不要先跟我婆婆去吃飯,因為剛才內診也才3公分,而且林清泉叔叔這麼鐵口直段的說我今天不會生,我想說我大概真的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他就說好,下樓去接我婆婆吃肉粽去了。

18:35 忽然覺得好像有瞬間落紅的感覺,趕緊請媽媽跟護士說,幫我檢查看看是怎麼了,因為不像是一點點的落紅,好像一下子有很多。護士來了一看,認為好像是破水了,而且開的速度也變快了,一直說不知道我會不會是今天的黑馬。

18:45 忽然間,我感覺好像有一種要嗯嗯的感覺,好像快要衝出來了,那種強烈的感覺有點像是你快忍不住要趕緊坐到馬桶上去一樣,而且又有強烈的陣痛感,讓我忍不住大叫了出來。護士趕緊請在產房的醫生過來看,他說已經九公分啦,可以生了。(剛好林清泉叔叔也不在)此時我們家破還在粽子店吃粽子,我趕緊打電話給他,沒想到打了好幾通電話都不通,我又再打給我婆婆。此時爸爸來了,爸爸一來看到我痛苦的樣子,大概嚇壞了,一直說介民咧,在哪裡了?我也剛好電話打通了,跟他說我要生了啦!快回來!

18:55 一群護士手忙腳亂的推來另一台床,要我身體自己平移到上面,然後我就這麼被推進了產房,心理撲通撲通的跳著,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還一直問護士說,我先生等一下要進來喔,林醫師怎麼不見了,護士安慰我說,等一下就進來了,別擔心。然後一片混亂中,我看到破進來了,也聽到林醫師的聲音了。他問我說,還痛不痛阿,我說痛痛好痛喔,他就請麻醉科醫師幫我加劑量,加到我說可以為止。

19:10 麻醉加量的結果,讓我對陣痛的感覺幾乎快消失了。產房裡醫生護士都在幫我,他們要我等著那陣痛的感覺來了再用力,我使勁的用力,還是沒有出來,林醫師問破要不要幫我推一下。大概沒想到醫生會這麼說,破也是被嚇到了,不敢用力推,當然也是沒什麼進展,所以又換了護士上場。林醫師說要我肚子用力讓肚皮有頂到護士推我的感覺。聽說那護士整了人跳上去推,再過了幾次陣痛幾次的用力,林醫師說快了喔快了喔,護士也都在一旁鼓勵我,再沒多久,醫師就說出來囉!林醫師把小蛋餅的身體搓一磋,我就聽到他哇哇的哭聲了。

19:40 由於無痛分娩的藥效還在,將孩子娩出後其餘的工作,我都還沒有什麼特別疼痛的感覺,但醫師說,若不是無痛分娩,我早就痛的哇哇叫了。(林醫師是無痛分娩的推崇者!)但麻醉藥另一個副作用就是心悸。從我在待產房增加劑量後,我就開始因為心悸而不斷的經孿,整個產程中我身體都不斷的抖動,還要破再旁邊一直壓住我。護士將孩子抱出來稍加擦拭後,就抱來我的面前放在身上做產台接觸。第一眼看到小蛋餅的時候,我一點都沒有喜歡的感覺,覺得這小子怎麼這麼醜不拉機的,臉瘦瘦小小的,嘴巴好大,身上還白白黏黏的,但眼睛卻瞪的大大的,活像個外星人似的。

終於,把小孩子給生出來了,結束了九個多月的懷孕生活。此時沒有特別的感覺,只覺得好累。

親愛的小蛋餅,我們終於見面了!
 



Monday, August 08, 2011

我的照片咧

為甚麼我以前上傳的照片都不見了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