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5, 2007


我一直在爬,一直在爬,那彷彿是一個永遠無法到達的頂端。這車,這車好像也快喘不過氣了。


走在這無限延伸的手扶梯上,儘管輸送帶不斷的運轉,我試圖一步一步往上跨越,我試圖要趕上。你們好快,我跟不上。我看到你,在上面對我微笑。我好努力了,我上不去。我好無力。

==========================================

" 今天沒有賣。" 她好失望。我們改天再來吧。
開車離開,我已經忘了目的地是哪裡。

==========================================

午餐時間,在附近新開的兒童書店閑晃著。

"你中午吃什麼?" "可能等一下去買個東西吧。"
"不要亂吃阿,回來吃回來吃,我們在家等你回來。急促且期盼的語氣。

閑散的心情,無心移動自己的腳步。

我已經記不起來這陣子究竟是何事煩心。好似經歷了一場大風暴。他們似乎很擔心。

"喂...喂......" 語氣中帶著著急,好像聽到了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你...你不要去'之家'阿.阿..." "什麼?什麼之家" 大概是收訊不好,斷線了。

手機鈴聲又響起。急促的呼吸聲令人感到極度壓迫感。

"你...你不要去ㄘ家阿...." 心想著,我只知道知多家,是知多家的咖哩出了什麼是嗎?仔細一聽,電話另一頭的那句話是" 你不要去出家阿 !" 這樣一句話,伴隨著他們的啜泣聲。

我究竟怎麼了? 這樣令人擔心?
有一種何處惹塵埃的感覺,累。

驚醒,再也睡不著。

鋼琴聲有種大珠小珠落玉盤之美。安靜的星期天早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嗎。

4 comments:

stas said...

加油!

faith said...

謝謝!這是哪位美女帥哥呀?吾駑鈍,請提示。

stas said...

我是史小姐 哈哈

faith said...

YA!我猜對了!很想你耶!哪時候有空跟我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