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7, 2007

有些人的一張嘴



一個人說太陽花殺了人,你不會相信,兩個人說太陽花殺了人,你也不會相信,當第三個人來跟你說的時候,你會不會起了疑心?所謂的人言可畏,所謂的三人成虎,所謂的眾口鑠金,所謂的曾參殺人,是不是就是這樣?



把自己粉紅小窩晾在這邊這麼久,每天都輕輕走過不留下痕跡,都快要生蜘蛛網了。

忙碌或許是一個原因,不知如何整理自己的心情也是一個原因,就這樣惡性循環,心情不整理,頭腦就揪成一結,文字也整理不了。不用文字來整理,心情就更是亂成一團,然後就這樣鬼打牆般的永無止境。

最近發現,原來自己對輿論是真的如此的招架不住,原來以前身邊的朋友對我真好。老實說,從大學到研究所,自己的故事不斷,也都悄悄的在地下流傳著,我從來也不以為意,或許都是因為你們對我太好,把我保護的太好,讓我不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這樣的。

記得去年喬依思跟我說過一句話,她說問別人的就是八卦,問本人的就是關心,當時聽到真令人感動。不管什麼事情,只有當事人才是最能夠回答問題的人,任何話語經過第三人,絕對都已經荒腔走板。

有些人的一張嘴,犀利過於壹週刊的主編,每天在水果日報上演的劇本,都比不上幾句小團體中八卦的閒言閒語來的傷。不可否認的是,沒有人有惡意,沒有人是故意,只是常常都會發生的是,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誰會對自己無心的玩笑話負責?

同事年底就要結婚了。進公司的時候,因為他們的刻意不公開,我也被搞的一頭霧水,只是對於旁人的八卦,我一向不喜歡主動打聽,畢竟別人家的事情,自己願意講就會講,不願意講的,只會像被北風吹著的旅人,把自己包的更緊罷了。但是八卦這種事情的滲透力,就像洪水般排山倒海,擋也擋不住的。

然而,這些在大眾面前"過度熱心"於別人的感情的人們,有幾個真正是關心?有幾個只是因為辦公室太無聊而嚼嚼舌根?

眼淚代表了我的脆弱,我想,只有自己能夠為自己的幸福負責。

5 comments:

我是倍怡 said...

千呼萬喚始出來呀!
我可以暸解流言蜚語的不舒服,
這個社會的人就是這樣,
不知道怎麼搞的總不喜歡當面把事情跟別人說。

Hovex CL said...

有意思的是,當別人說得沸沸揚揚
同時間,自己反而增加了去評判人的機會

在當自己面可以說嘴別人的機會的時候
是不是都用正面的態度去體諒
甚至去用溫暖去化解越來越誇張的流言?
當角色轉換的時候,是不是更能了解
一個非當事人把自己的事情當
茶餘飯後話題聊的心態....

這和個人的成就和未來收入無關
所以很多人都把這樣的事情的嚴重性
無關痛癢的加諸在周遭的人身上

當別人用尖酸刻薄的句子形容自己
以前的我好像只會在一旁冷眼看著
逕自抽著自己的煙 然後離去

"你們愛說啥你們說吧..."
"不要傷害我周遭的人我都無所謂..."

當別人說了自己什麼,可悲的是
往往都是因為自己太過於真誠了

faith said...

很重要的是,當自己說出來的話,作出來的事情,是關乎別人的時候,能不能學著用體貼的心去為別人想一想,如果你是當事者,會有什麼樣的感受。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都懂得道理,為什麼反而我們長大了都忘光光了?

如果外面的世界紛紛擾擾,我們大概只能處於心遠地自偏的心情上了。讓自己開心安心最重要!

faith said...

所謂增加自己評判別人的機會,或許也只是一種自我保護,也或者是因為百思不解為什麼別人會跟自己有不一樣的作法及想法。

當然我們沒有辦法要求大家都能跟自己有一樣的想法,但是至少能夠反諸求己,讓自己起碼可以做到自己所認為應該達到的標準。

在評判別人與評判自己的臨界點上抉擇,才真的是一門很大的工夫。當自己心裡對別人有些許負面的評判的同時,是不是也應該幫自己先打打分數。(好像離題了...)

對了,張先生廖,你有幫我問張廖媽我上次問你的那個問題嗎?

Hovex CL said...

我媽說他退休太久
都忘光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