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6, 2007

我還是很害怕的(上)



(選這圖完全是因為我喜歡ER這片,還有這照片實在太酷了!完全跟實際上一點都不一樣...)

原來自己潛意識裡面還是很害怕的。
上個禮拜讓自己的背埃了刀,把跟了自己很多年的小蟹讓醫生屬叔帶走了。



手術前幾天,好像一直都還沒有過兩天就要上手術台的感覺,或許是因為自以為有過一次經驗,再來這一刀算什麼。其實心理還是很害怕的。上了手術台,一整個人趴在上面,身體整個發冷起來。肩膀上蓋了好多層綠綠的布一直蓋到頭上,整個頭都被埋住了。護士小姐幫我留了一個洞讓我呼吸,也讓我可以大聲喊叫(雖然我一點也不可能作這種事)。

我還一直叮嚀說要打針的時候請一定要跟我說,讓我有個心理準備,知道要暫停呼吸個幾秒鐘。一開始我一整個人在手術台上大發抖,震動的程度大概醫生屬叔都有發現眼前這位病人被嚇到大概需要收個驚,還講了個笑話給我聽,當然我是一點也笑不出來。

醫生屬叔跟護士小姐一直在討論《色戒》,我心理真的很想罵人,到底是有沒有認真在開刀阿!!背上的皮一直被提起放下的,心理一直在想像自己的皮肉是怎樣被拉拉扯扯,還隱約感覺到醫生用通電的器械作小部分的切割,隱約有嗅到燒焦味,太陽花被烤焦了 >"<

這個遊戲進行到一半,忽然發現自己有感覺了!!!痛痛痛........... 這是怎麼一回事!!!先是有些微涼涼的感覺,然後就是一陣痛,我只好鼓起勇氣裝起可愛跟醫生進行對話:『剛剛是在作什麼啦?』旁邊的住院醫生拍拍我的頭跟我說:『剛剛在幫你打麻藥呀...』

這才放心了。不然我想,這手術才進行到一半,麻藥就退啦!那沒做完的那一半,我不就要含著眼淚,咬緊牙根上戰場!

手術其實也沒做多久,約莫一個多小時的光景,卻好像奪走了我一世紀的時間。

當天晚上麻藥退了之後,真是最難敖的一晚,六小時吃一次的藥,我一點也不需要鬧鐘叫醒,半夜被傷口痛醒到一直哭哭,等待黎明來臨。在漆黑的夜裡,背部疼痛難耐,像小孩子般的哭到一直包餃子,一直哭一直哭,也沒有別人能幫我痛,只有自己要忍耐。

背上的傷口跟小細胞們,經過一整晚的廝殺奮戰,也折騰的我累到不行了,清晨五六點我也攸攸的睡去,睡到接近中午阿破打來說他到了。

...To be Continued...

6 comments:

Hovex CL said...

老天爺...是什麼讓你承受這麼大的痛苦..>"< 喔賣嘎...不要...

阿妞 said...

太陽花姐姐好勇敢
我要幫你拍拍手 :D

shamir said...

原來尼上禮拜開刀阿
想像起來是蠻可怕的
秀秀 不要哭喔 我好心疼...
這次一定趕快好起來
手術讓尼徹底的痊癒吧!!
太陽花加油!忍耐!小心照顧傷口喔!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立刻摳我

faith said...

謝謝大家的關心。*^________^*
我現在好多了唷~傷口復原中...
已經開始啪啪走啦~呵呵~

Hovex CL said...

啪啪走∼啪啪走∼
老闆娘就是這樣超會玩
超愛的玩得啦

我就是那種窩在家裡不做啥
出去也都去固定去的地方
吹吹風看看棒球
就可以過一輩子的人
以後我兒子問我老爸你是植物嗎
我就會回答他說沒錯

faith said...

最好是你不愛玩喔...你只是在太冷的地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