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1, 2007

Sleepless Night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夜裡,我失眠了。或許是下午的咖啡太濃,亦或是跟爸爸生的氣還未全消,總之,現在的我,腦袋可是十足的清醒。背上已經痊癒的傷口隱隱作痛,不知道是不是跟我抗議在這樣的夜裡還思緒清明。



兩個小時前拿起床邊小書催眠自己,而《門外漢的京都》裡,太多我不認識的地方,草草翻了幾頁就打住,以為這些文字足以讓我昏昏欲睡,沒想到在躺下不到半小時後,精神尤佳。

又拿起了《傷心咖啡店之歌》,企圖讓長篇小說催眠我。然而,九個章節過去了,仍然精神奕奕,索性開了電腦,啪搭啪搭打起字來了。我想,幾個小時後的我,大概會賴在床上不想去上班吧!

中午跟S小姐在NYBagel足足坐了兩個多小時,又去看了部謀殺電影。走出電影院的我,還是得乖乖的當好女兒,聽從在電影院中的奪命連環摳中的指示,前往伯朗咖啡館。

下著雨的台北市,今天中午稍稍的放晴了。信義商圈的人一如往常的穿梭不息,爹娘喜歡坐在咖啡店裡看著人來人往。看到我出現他們似乎很開心,我很自然的就坐了下來。

話題依舊,我知道他們總是煩惱。有時候,我真的一整個很惱怒。氣爸爸嗎?或許,我氣的是我自己。氣自己曾經這樣傷害過如此疼愛自己的爹娘的心,氣自己為什麼總是讓他們煩惱。

嘴上拼命為自己辯護,自己的立場足以洋洋灑灑寫個三千字自白書為自己辯解,但是說出口的有多少?

記得是宛跟我說過,其實就是自己沒有勇氣面對自己心理的話被活生生呈現在他們眼前的後果。其實就是自己還不夠勇敢。有本事自己先說服自己,把所有的話都拿出來講。我根本沒膽。

以前常會想,要是我是家裡的兒子該有多好。要是我是男生,束縛就會減少許多,所有應該的不應該的,都會減少很多,也會自由許多。

後來我不這麼想了,我知道,在怎樣都會有所謂的要怎樣不能怎樣該怎樣不該怎樣。我要學的,或許是樂天知命。

窗外的鳥兒已經開始吱啾了,我想,我也該回到被窩裡了。

10 comments:

Hovex CL said...

兒子....

嗚!(肚子痛)

faith said...

女兒...哀哀...!

(你不是已經去丹麥了?!龍體欠安乎? take care!)

Anonymous said...

親愛的~
我好想妳唷 ~

faith said...

歐..又要玩猜猜樂
妳是在小敵奮戰吧?
剩下兩天啦!!!稱。下。去。

said...

阿花老師, 不要在跟你爸鬧小孩子脾氣了啦, 你爸是很關心你愛你的捏, 哀優, 多讓他一滴滴就好啦!!!

faith said...

阿唷~~小孩子講不聽唷~~
就說我沒生氣了咩......

S小姐 said...

那天我也很晚才睡 但還是勉強自己入眠
也是因為爸媽的事
長大以後 我就對弟弟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覺得我們之間共同分擔了一些事
我本來好像覺得我不該跟你說這些
但又覺得因為我們年紀相彷 我們領悟了差不多的事
我現在都變得比較阿Q 這種情形我就會想
嗯 至少我家不會有爭家產的問題 XD

不曉得耶 我真的覺得 想到很多共感的事
比如說結婚 倒也不是真的想結
但是就會想一些事 而且是超認真的想
比如說 我的工作很容易緊張
我就想一旦懷孕是否該辭職
因為身心真的影響粉大
不過總歸一句像酪梨壽司說的
『沙漠裡何須擔心海嘯呢』 哇哈哈

faith said...

我們都很容易為家裡的事情擔心,大概因為我們都是長女吧。在家庭的壓力上,你比我幸運些,至少,你有弟弟可以多多少少分擔一些些心理上的壓力,至少知道,還有一個弟弟在。我常常會在遇到問題的時候覺得孤單,常常恨不得我們家多一個小孩,就算是弟妹也好。但我也知道,不應該去羨慕別人家,因為我已經很幸福。

看來你想太多的病症並沒有比我輕。很多事情,我也是一直想一直想一直想,把自己逼到死角裡,需要有人拉我一把才出的來。也很容易煩惱一些根本沒發生的事情,在那邊杞人憂天。不知道這是不是女生的通病?還是金龜座的壞習慣?(我記得你的月亮是金牛?!)

可是當自己煩到一個不行的時候,就會發現自己很笨,天塌下來都還有101頂著,我在這煩惱什麼?而且,要相信自己呀!相信自己一定會很幸運的,相信自己不管怎樣能夠順順利利的,相信我們都是被祝福的!

Joba said...

唔...並不是作男生當兒子的束縛就會比較少...

faith said...

我知道阿 所以我才說 "後來我不那樣想了..."